您好!歡迎您來到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酒泉市委員會官網!
當前位置:酒泉共青團 >> 資料中心 >> 他山之石 >> 瀏覽文章

90后團干黃煒玲:小別半歲寶寶 兩上戰疫戰場

來源:互聯網  作者:佚名  2020年03月03日  閱:  字體:

      28歲的新晉寶媽黃煒玲已經一個月沒有見到自己的寶寶了。

  除夕夜起,武漢疫情更趨嚴峻,黃煒玲毅然給剛滿半歲、尚在哺乳期的兒子斷奶,匆匆投入到武漢市漢陽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工作專班的緊張工作中。

  黃煒玲是武漢市漢陽團區委辦公室負責人。1月24日中午,她和幾個同事接到緊急電話:“團區委全體機關干部于15時緊急趕赴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報到。”

  疫情就是命令。當天下午,團區委機關除兩人隔離在家外,其他5人自帶口罩干糧,全部準時到崗。

  其實,這個緊急電話并沒讓黃煒玲感到意外。看到疫情嚴重,她早已做好了春節留在武漢的準備。但尚在襁褓中的孩子,是這位新晉寶媽放不下的牽掛。“畢竟,剛滿半歲”。

  黃煒玲糾結萬分,一邊是剛滿半歲的寶寶,一邊是抗疫任務緊急萬分。經過與家人的幾輪商量,黃煒玲決定:強行斷奶!奔赴一線。擔心孩子有感染風險,她連夜將孩子送到老家咸寧的爺爺奶奶身邊。

  到達指揮部后,黃煒玲負責確認發熱病人信息,并協調安排救護車送他們到相應醫院救治。她協調工作人員第一時間制訂病人轉運方案和流程,及時將轉運信息通知街道社區。

  除夕晚上,黃煒玲和同事在單位食堂吃了一頓特殊的“年夜飯”:沒有家人的團聚,沒有往日過年的歡聲笑語,五六個人端著各自的盒飯,分散坐在食堂的各個角落。大家忙完,回到家中已是半夜11點多。第二天一早,大年初一,轉運病人的工作正式啟動。

  疫情防控展開以來,漢陽區指揮部轉運專班一直處于超負荷運轉狀態,每天工作12個小時以上。最開始的兩三天,因為人手緊張,加之工作流程尚未理順,為確保“無漏單、無錯單、不空跑”,她們忙起來連廁所都不敢上。

  那段日子,為確保每一名符合用車條件的居民都能盡快就醫,所有工作人員精神高度緊張。“擔心自己慢一點兒就會耽誤病人救治,每一刻都感覺是在與時間賽跑,從死亡線上去搶回一個個鮮活的生命”。由于救護車數量有限,發熱病人卻越來越多,排隊等車是黃煒玲最揪心的時刻。眼看著救護車遲遲未到,卻又無可奈何,大冬天里,她和同事們常常急得汗流浹背……

  最初幾日,黃煒玲晚上回到家時往往已到10點多鐘,而此時在老家的孩子早已睡下。她一度猜想,“孩子會不會過幾天不認識我了?”后來黃煒玲和公婆約好,“晚上回家和孩子視頻”。然而到了晚上,孩子看著視頻畫面中的媽媽“并沒有很熱情”,那一刻,黃煒玲哭了。

  她得知,平日里晚上九、十點鐘入睡的孩子有時推遲到凌晨兩點入睡,晚上睡覺時還會突然哭醒,還出現了輕微的感冒癥狀。黃煒玲揪心不已,她最大的愿望是疫情早點結束,與兒子能早點團聚。

  可一旦投入到工作,她就“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”。

  據了解,團漢陽區委機關干部平均年齡32歲,都是新晉的寶爸寶媽,孩子平均年齡不到3歲。疫情籠罩江城,這群青年團干挺身而出,一致選擇了和自己年幼的孩子分離,奮戰一線。

  “在這個團隊中,不管是在什么崗位,大家合作都很默契。”黃煒玲說,“大家不僅把這當成一份工作,更是認真投入了一分情感,爭分奪秒地救治病人。”

  前段時間,黃煒玲出現身體不適,回到家中隔離觀察,但她一刻也閑不下來,寫稿子、報數據、排表格……努力做好團隊的輔助工作。“只要需要我,不管在家還是在崗都能夠辦公。”她給單位領導發去“請戰書”:“如果身體狀況良好,隨時準備上崗。”

  兩周后,黃煒玲如愿以償重返崗位。工作專班成立整整一個月后,這個“上了發條”的年輕團隊共運送發熱病人1718車次、5911人次,“盡己所能為防控工作出一分力,是每一名團干的應有之舉”。


責任編輯:酒泉團市委
福彩3d最精准杀码技巧